首頁 > 南充經濟網 > 政法天地 > 正文

嘉陵法院:未成年人毒品犯罪的現狀與預防
2016-07-05 17:23:33   來源:南充經濟網   

——以N市J區五年未成年人毒品犯罪數據為樣本
  近年來,毒品犯罪愈演愈烈,隨著新型毒品的出現,涉毒案件發案率越來越高。未成年人處于身心尚未定性時期,一旦被毒品犯罪波及,毒品的成癮性極易讓未成年人墮入犯罪的深淵。未成年人的涉毒犯罪比單純的涉毒犯罪對社會造成的危害更大,產生的危害具有疊加效應,對社會的和諧與發展、人類的文明與進步造成嚴重的威脅,更成為國際社會和世界各國共同關注的問題。

  一、未成年人毒品犯罪現狀分析

  未成年人毒品犯罪既是法律現象,也是社會現象,既帶有毒品犯罪的共性,又具有未成年人犯罪的特殊性。筆者整理了N市J區2010年至2015年這五年有關未成年人毒品犯罪案件的數據,從總體上看,未成年人毒品犯罪案件數量逐年增多,一共審結未成年人毒品犯罪案件12件,涉及未成年被告人共計15人,案件數占這幾年毒品犯罪案件總數的11.8%。從數據中可以看出,未成年人毒品犯罪在全部毒品犯罪的案件中的比例不低,而且在主體上地域化、低齡化特征明顯,在動因上家庭監護缺失、親朋負面影響突出,在心態上無知性、貪婪性、僥幸性十分普遍。相關具體情況如下:

  (一)犯罪主體

  15名涉毒未成年被告人均為中國公民。其中,男性被告人為13人,占總數的86.7%;女性被告人為2人,占總數的13.3%。

  1. 年齡趨向低齡化。15名未成年被告人中不足十六周歲者達3人,占總人數的%。另外,十六至十七周歲的為5人,占%,十七至十八周歲的為7人,占%。與以往相比,十六周歲以下被告人的比例有所上升。由于刑法規定十四至十六周歲的被告人只對販毒行為負刑事責任,對其從事的其它涉毒行為均未作犯罪處理,也就是說,實際上這一年齡段的未成年人所涉及的毒品犯罪可能更多。

  2.被告人文化程度普遍較低。15名未成年被告人中,高中學歷的為2人,占總數的13.3%;初中文化的有11人,占總數的73.4%;小學文化的有2人,占總數的13.3%。

  (二)犯罪主觀方面

  據筆者調查,這些未成年被告人大多受人誘惑染毒或受人指使販運毒品。他們初次涉毒主要是主觀上受人引誘,出于好奇、從眾或盲目自信的心理,對毒品的危害性、違法性缺乏認識。對于那些多次涉毒犯罪者,冒險或對金錢的貪婪和追求成為他們從事高風險毒品犯罪的巨大內驅力,從共同犯罪逐步走向單獨實施犯罪,體現出其主觀惡性由淺入深的變化。從認罪情況看,在“人毒分離”或非當場擒獲的情況下,90%以上的涉毒未成年被告人否認與毒品有關,或者否認其主觀上“明知毒品”。即便是被當場擒獲,也有35%的人否認“明知毒品”。其原因一是成年人事前的教唆;二是其主觀上的僥幸心理;三是共同犯罪中未成年人的從屬地位使其有恃無恐,以圖脫罪。

  (三)犯罪客觀方面

  1. 共同犯罪特征明顯。其主要表現,一是團伙犯罪是未成年人犯罪的顯著特征。筆者調取的數據顯示,未成年人共同毒品犯罪率趨高,該15名被告人中,均參與的是共同犯罪。一是因為毒品犯罪行為的完成(包括販運)往往需要依賴于多人不同角色的合作,未成年人由于年齡小,經驗不豐富,一般不能獨立完成犯罪。二是犯罪手段多樣化。成年犯罪分子利用未成年人的弱勢地位躲避檢查,或“貨中夾毒”,或“身上藏毒”(尤以女性為甚),或“接力運毒”等。交易地點也選擇流動性大、觀察方便、不易暴露、容易逃脫的地點,如公路旁、賓館、酒店等,因而更易在此類犯罪中得逞。三是隱蔽性強。未成年人本不易引人注意,且他們往往充當“馬仔”,關系鏈條多為朋友、毒友、老鄉等。

  2. 毒品種類相對固定。我國確定的毒品種類分為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共計130余種,但在該15件未成年人毒品案件中,毒品相對固定,涉及的全是甲基苯丙胺類毒品。這也在客觀上反映了本市毒品需求狀況。

  3. 零星販毒現象突出。未成年人往往處于毒品犯罪交易鏈的底端,一般不掌握大量毒品,而是從事小額交易,其所面對的幾乎是吸毒者。因而,他們通常根據吸毒者臨時需求,購買少量毒品后轉手賣出,賺取差價。在15件未成年人毒品案件中,除2件案件毒品數量超過1克,其余案件中毒品數量均不足1克。

  4.吸毒比例較高。吸毒往往是毒品犯罪的“前奏”。經統計,未成年人毒品犯罪案件中被告人有吸毒經歷者比例較高。筆者調取數據的案件中,15名被告人中有7人供認有吸毒史,占總數的46.7%,其中6人到案后經毒品尿檢即為陽性。因毒品犯罪呈現出一種“鏈條式”結構,吸毒者作為鏈條終端,實際上已經融入整個毒品犯罪環節,一旦通過購買、獲贈、偷竊等方式接觸了毒品,即具備了實施毒品犯罪的客觀條件,極易引發運輸、販賣、窩藏等一系列犯罪活動。一些涉案未成年人染毒后,因無經濟來源或收入較低,便依靠販毒的非法收益來解決自己吸毒所需資金。

  (四)家庭教育背景

  在筆者調查的未成年人毒品犯罪案件中,有近三分之二的被告人來自農村家庭,三分之一出身城鎮居民家庭。上述家庭中,有的因各種原因導致家庭結構不完整,有的家庭環境、教育、經濟等方面存在問題,反映出家庭因素與未成年人毒品犯罪存在較強關聯性。

  1. 家庭問題突出。經統計,未成年被告人父母雙亡或單親家庭占11.2%,離異家庭占25.8%,而其余結構健全的家庭在親情、教育、成長環境等方面亦存在不良狀況。此外,有6.7%的未成年人因各種問題而離家出走,流浪在外,完全脫離父母的監管,結交不良朋友,以致走上歪路。他們與父母之間聯系很少,有超過30%的未成年被告人的家長甚至未到庭參加訴訟。

  2. 家庭收入較低。從地區生活水平、家庭經濟狀況、父母職業等因素并結合未成年被告人的供述及相關證言進行綜合分析,在所有被告人中,除2名被告人家境尚好外,絕大多數家庭經濟狀況不良,其中有一半以上的家庭按年收入計算為貧困家庭。

  3. 教育方式簡單。根據案卷反映,一半以上未成年被告人反映,其經常遭到父母打罵,感到沒有家庭的溫暖,這也是這些孩子離家出走比例較高的原因之一。有近三成涉毒少年稱,父母或在外打工或自顧做生意,對其不管不問,其由祖父母帶大,自小養成放蕩不羈的個性。此外,溺愛型家庭均為經濟狀況較好的家庭,存在無原則物質滿足替代精神撫養的現象。

  (五)處理結果

  毒品犯罪是以毒品數量為量刑基準的,同時案件中各種犯罪情節均是法官裁量刑罰時所應當考慮的因素。考察上述未成年人毒品犯罪案件,因考慮到保護未成年人的利益,法官在實行“寬嚴相濟”政策時更多側重于寬。統計顯示,15名未成年被告人中,被判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的5人,占比為33.3%,被判處緩刑的占總數的66.7%。

  二、未成年人毒品犯罪的成因探究

  隨著城市化建設的加快,社會轉型的深入,人口間的流動迅速加快,社會管理的壓力不斷增長,相應地未成年人毒品犯罪案件數在整體上也處于上升的態勢。究其原因,可以總結為內在原因以及外在原因多方面因素導致。

  (一)內在原因

  1. 未成年人身心發育不成熟,極易被引誘走上邪路。毒品最顯著的特性便是誘惑性與成癮性,極易引發涉世不深的未成年人的好奇心。從未成年被告人的犯罪認識中可見,他們因身心發育尚未成熟,活動能力遠超過認知水平,思想不成熟,對毒品存在強烈的好奇心和探知欲望,同時叛逆心理作祟,很容易沾染上毒品。此外,他們自制力不強和社會經驗缺乏,沒有足夠的辨別能力,易受外界不良環境的暗示和誘惑,一旦放縱便可能卷入毒品犯罪的深淵。

  2. 未成年人對毒品認識不清,存在僥幸心理。大多數涉毒未成年人文化程度較低,他們認識事物、思考問題的能力不夠,對毒品犯罪缺乏正確認識。從案卷中未成年人的交待中可以看出現,他們對毒品的危害性一知半解,只有毒品能“上癮”,能使人“快樂”,“販毒能賺錢”,被抓會“坐牢”等簡單認識。他們對毒品的危害性認識不清,且存有相當大的僥幸心理。他們中不少人是在巨額利潤的刺激和冒險心理的雙重誘因促使下,經人指使而涉及毒品犯罪。有的吸毒后,便受人擺布,成為成年毒販轉嫁風險、販運毒品的“工具”。

  3. 家庭環境影響深,催化放縱心理。據筆者調查,不良的家庭結構、教育方式和經濟狀況與未成年人毒品犯罪有很大關聯。一是家庭結構不穩定產生負面影響。家庭結構不完整或家庭關系不和諧,致使未成年人厭棄家庭,向外人尋求慰藉,也有人尋找刺激或自暴自棄。而且他們自控力弱,又有較強的從眾性,缺少父母關愛使得他們過早脫離學校、家庭,步入社會,一旦結交不良“朋友”,很難抵制教唆與誘惑。二是家長管教不當成幕后“推手”。涉毒未成年人的家庭中,溺愛型、粗暴型、放任型是最常見的三種教育方式。家庭教育方式不當的惡劣影響在于,一方面暴力式、放縱式的家庭教育使未成年人個性發展失范,導致其社會行為失序,另一方面也催化其叛逆心理的釋放或尋求不適當的精神補償。

  4. 貪圖高額回報,貪婪心理作祟。追求高額回報,是毒品犯罪最直接的目的,涉毒少年也概莫能外,這其中當然包括因家庭經濟不佳、自身就業困難且生活無著而被誘惑犯罪。不少未成年人十六周歲完成義務制教育后便不再就讀,而是選擇就業,但學識和技能的不足給他們就業帶來較大困難,而毒品犯罪有巨利可圖,有人便鋌而走險,尤其是吸毒者常以販養吸,從毒品犯罪中牟取暴利作為毒資。

  (二)外在原因

  1. 教育問題隱患明顯。調查結果顯示,在校學生毒品犯罪率極低,其主要出現在失學對象上。88.9%的未成年罪犯僅具有初中、小學文化程度,這反映出義務教育及之后持續性教育的欠缺。同時,義務教育本身亦存在不足,教育功利化、應試化,且農村或經濟欠發達地區義務教育未得到切實執行,加之繼續教育缺乏,職業教育薄弱,使失學者或義務教育結束后在考試中淘汰下來的未成年人被推向社會,而此時他們生活能力、就業能力、社會經驗等均存在很大問題,社會給予的接納度不夠,為此留下隱患。

  2. 未建立完善的救助機制。對于一些經濟相對困難的家庭以及輾轉在外的未成年人,缺乏社會有效的關心,沒有在其緊急需要時給予應急性的幫助。尤其是因故離家出走的孩子,因無經濟來源以致生活困難,而社會缺乏發現、保護并及時幫助的應急機制,他們只能自謀“出路”。因此,未成年人的社會福利機構不完善、不健全,或因人力、物力所限,或因職責、管轄范圍所限,未充分發揮社會功能,亦使那些迷途中的未成年人未得到及時幫助。

  三、預防未成年人毒品犯罪的對策

  根據上文分析,毒品犯罪是既有主觀因素的主導,也有客觀因素的催化,因此預防和打擊未成年人毒品犯罪必須針對其具體的原因和特點,結合實際情況,采取有針對性的對策。

  (一)實施持續有效的教育對策

  根據未成年人毒品犯罪形成的主體內在因素和外部條件因素的分析,可以看出,最根本的應是從未成年人本身教育做起,預防未成年人產生犯罪意圖,避免走上毒品犯罪道路。

  1.家庭教育對策。

  (1)榜樣作用,剔除不良的生活習性,構建健康的生活方式。為了給青少年創造良好的家庭環境,父母應當盡量戒除不良生活習慣,盡可能不要在青少年面前或是其易于接觸到的環境中為一些不良行為,比如吸煙、喝酒、吸食注射毒品。筆者了解到,有相當部分未成年癮君子的不良行為都是從吸煙開始的,而這一不良習性大都是受父母影響而養成的。另外,父母還應當遵紀守法,恪守倫理,嚴守道德,不做法律禁止之事,不為道德不忍之行,注重對青少年的文明行為、守法精神的培育。

  (2)防微杜漸,觀察孩子的一舉一動,留意孩子言行的變化。青春期的孩子極易受周遭朋友和環境的影響而染上壞習慣,許多未成年人的父母在發現孩子存在不良行為之時,要么就是不以為然、掉以輕心,要么就是聽之任之、漠不關心,這些反應都只會使得未成年人的惡習在萌芽之處得不到及時遏制而越發膨脹難以改變。父母作為未成年人最親密的家人,對未成年人言行舉止的變化應倍加留心,一旦發現青少年有反常行為的,必須及時制止并進行批評教育。

  (3)注重導引,幫助孩子積極應對挫折,為孩子遠離毒品奠定心理基礎。青春期的孩子心理素質較差、抗挫折能力較弱,遇上困難后常常不能以積極樂觀的態度去迎接困難的挑戰,可能因此產生借助吸毒帶來的虛幻感躲避現實的殘酷與無奈的想法。面對這種情況,未成年人的父母應當通過與他們談心交流,幫助他們進行心理建設,建立克服困難的信心積極應對挑戰,杜絕未成年人通過吸毒緩解壓力、躲避現實的念頭。

  2.學校教育對策。

  (1)轉變教育模式,提倡德育精神。一直以來,學校都過分注重對學生知識的填充而忽視素質的教育,許多青少年因此喪失了基本應有的道德倫常,道德價值觀念嚴重顛覆。他們無視社會道德和行為規范,缺乏必要的自我約束能力,沒有樹立積極向上的人生態度,對社會充滿怨恨,這些因素都導致他們中的部分人走上了違法犯罪的道路。針對這一現狀,學校必須改變其教育理念及模式,變單一的“應試教育”為多元的“德智并存”、“德智共優”,重塑道德觀念,樹立正確的價值導向。

  (2)開設禁毒知識課程,提高學生的防范意識。為了提高青少年的防范意識,學校應當開設禁毒知識課程,“將毒品教育納入教學日程,要在教學課程中把‘禁毒教育’作為學生德育教育的重要內容常抓不懈”(1),并通過文字、圖片、影像資料等媒介,向青少年朋友展示毒品的危害性,加深其印象并提高防范意識,讓他們從心理上拒絕、排斥毒品。學校還可以定期舉行各類各樣的毒品知識問答活動,組織學生到社區去宣傳禁毒知識,邀請緝毒警察和戒毒成功人員到校與學生交流,講述毒品給人們生活帶來的困擾和破壞,讓學生們引以為鑒,強化自我保護能力及意識,抵御毒品的侵害。

  (二)實施多元社會綜合預防對策

  社會教育以家庭教育和學校教育為基礎,同時又是二者的延伸和補充。因此,完善社會教育,營造良好的社會禁毒氛圍是預防青少年毒品犯罪的重要措施。

  1.積極發揮職能部門的作用,加強聯合監管力度。毒品犯罪是一個十分復雜的社會問題,打擊毒品犯罪亦需要多個部門的配合。國家政府職能部門負有打擊毒品犯罪的絕對義務,在履行這一義務的過程中,不得推卸責任、受賄包庇犯罪活動,不得以權謀私、與犯罪分子沆瀣一氣,必須發揮各部門的職能,嚴格監管打擊:一是建立多部門聯動預防機制。公安、海關、工商、交通等是打擊毒品犯罪活動的重點部門,鑒于毒品犯罪實施過程的多樣性及復雜性,單獨某個部門的行動并不能有效查處毒品犯罪,遏制其增長勢頭,工作鏈條不銜接、防毒力量不強大,只會讓毒品犯罪愈演愈烈,因此,各部門應當以全面禁毒為目標,共同建立嚴密、高效的工作機制,并保持長在長存的狀態;二是建立責任制,獎罰分明。為防止在打擊犯罪過程中出現內部人員因受賄而包庇犯罪、向犯罪分子通風報信等情況的發生,部門內部要建立責任制,實施獎懲制,對盡職盡責的人員給予獎勵,對包庇、默許甚至參與毒品犯罪的人員依程度給予記過、降職、停職、開除等處罰,嚴明工作作風,肅清不良思想,遏制包庇犯罪這一不良風氣的擴散;三是各職能部門在加強監管聯系的同時,也應當加大自身的執法管理力度,盡可能完善本職工作。職能部門內部要明確分工,定期檢查各項工作進展,向內部工作人員介紹毒品及毒品犯罪的發展動態,提高他們反毒意識及能力,以增強對毒品及毒品犯罪的打擊。

  2.充分發揮媒體等各類社會實體的作用,強化它們的社會責任。媒體是宣傳禁毒知識的最佳載體,由電視、廣播、網絡配以文字、圖片、影像資料等對毒品的危害性、毒品犯罪的違法性以及毒品犯罪的各類形式進行廣泛的教育宣傳,可以加深人們尤其是青少年對毒品及毒品犯罪的防備,降低青少年吸毒及參與毒品犯罪的風險。同時,影視、報刊、新聞等媒體還應當增強自身的社會責任及職業道德,盡可能多地創作出激勵青少年積極向上的作品,不要只顧商業利益而忽視了影視作品中的“黃賭毒”內容給青少年的成長帶來的消極影響。

  3.加強社區管理,把社區宣傳納入預防毒品違法犯罪的范圍。社區工作是開展毒品及毒品犯罪宣傳與教育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尤其對缺少家庭教育和學校教育的青少年而言更是至關重要。通過開展社區志愿者活動、定期進行毒品教育培訓等,讓青少年充分接觸、了解毒品知識,并更深刻地體會到毒品對于人類及社會的危害性,主動放棄參與毒品違法犯罪的念頭;在社區場所內提供豐富多彩的文娛活動,減少青少年混跡于社會的時間,降低他們與犯罪集團接觸的可能性;同時,還要充分發揮關心下一代委員會、老齡會等群眾組織的作用,對閑散的青少年給予幫助和指導,激發他們奮發向上的勇氣,增加面對生活及挑戰的信心,防止青少年因迷茫、無助而走上犯罪的歧途。

  相較于成年人的毒品犯罪,未成年人毒品犯罪案件數量雖然較少,但卻不可小覷。毒品對于社會的危害是眾所周知的,對于未成年人的危害更是可想而知,而毒品犯罪又極易再犯,未成年人如果走出了毒品犯罪的第一步,就有可能接著走第二步、第三步。因此,我們應該分清未成年人毒品犯罪的誘因,加強對未成年人進行預防和教育,減少未成年人毒品犯罪行為的發生,在今后的禁毒戰爭中,掌握主動,維護社會的長治久安。(段鈺秋)

  (1)蘇妙善:《吸毒青少年違法犯罪情況及對策思考》,載《廣西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7 年 10月,第 29 卷增刊,第 332 頁。

相關熱詞搜索:嘉陵 未成年人 毒品

上一篇:嘉陵法院:當前我國立案登記制度的完善路徑探析
下一篇:順慶區法院強制搜查一拒絕履行判決的房地產公司

分享到: 收藏
欄目專題推薦
時政要聞
南充新聞
熱點聚焦
mg电子游戏摆脱 上海11选5走势图牛 北单总进球中奖高手 二人麻将游戏在线玩 老时时结果 澳洲pk赛车计划 吉林时时走势全图 欧洲100指数 彩票快速赛车 11选5中奖规则说明 2019年马会地道龙 哪个网投平台有极速时时 7cm篮球即时比分 千炮捕鱼怎么关闭游戏背景音乐 北京pk走势图分析网站 深圳风采049 黄大仙论坛马会挂牌开奖